• 回到西安

    2011-12-01

    分类:外出活动

    一直到傍晚才回到西安,

    远处的夕阳映着城市里高楼的蓝色残影

    路灯都浑浑噩噩的亮了起来,

    红色的标语,棕色的冬树,和在车海中亮着的蓝色牌照,

    这灰头土脸而惨淡的城市

    指着你的鼻子

    揪出你心里每一件难以启齿的往事

    揭开你身上每一处还没愈合的创疤

     

    寒风在你耳边吹些风凉话

    "又到年末了"

  • quarrel

    2011-02-16

    分类:外出活动

    一个冬天的早晨,

    我割开自己动脉,

    只求速死。

    然后我从中心开始变冷,

    但是那从血管中流出的却如烈火一般蔓延燃烧

    终于将我包围融化。

     

    事情回到二十年前的一个夜晚,

    我抬头看见满树光秃秃的树枝上

    亮起了鲜红的花朵,

    树下坐着柴科夫斯基弹起天鹅湖的第一个音符

    我又回到我所有感情的开始。

  • 爷爷一周年

    2011-02-14

    分类:家里的事

    爷爷走了一年了,当时我就想写点什么纪念他的文字,不论家里其他人是怎么看待爷爷的,但是对于我而言,他永远都是那个每天早上起来给我做一碗鸡蛋羹,中午给我炒干煸肉丝,夏天给我做冰激凌又酸梅汤,还能一字不落的背出“截距”的概念,用方程给我解小学算术题的爷爷。他一丝不苟,无论是吃饭,穿衣,买菜,记账,打麻将,喝咖啡,写对联,甚至是给我写信。他一直保持着电视剧里上个世纪知识分子的做派,老式小资生活的实践者。直到今天,爷爷当年每件钟爱的物件都能唤起我对幼时那温暖又井井有条的生活的怀念。他是讲究有品质生活的典范。


    我上学以后很少回爷爷家。爷爷八十岁之后中风又脑萎缩,每天他坐在电视机前准时收看他从报纸上抄下的电视节目。看过之后笑完了又不知所云。我便很少和他交流。大概在他的心里,我一直都是那个怎么也看不到饭桌上菜肴的小女孩。依旧每年夏天我回家,冰箱里总是有几瓶放了一星期左右的有些异味的酸梅汤。中午他仍旧严格按照菜谱给我炒一道干煸肉丝。晚饭后收看宝鸡电视台的天气预报向我和奶奶报告并提醒我加减衣服。在这个简朴的家里,我依稀感到时光并未流逝。我放下一切负担坐在爷爷身边,和他一起看中央一台黄金档的电视剧,和十年前,二十年前一模一样。


    去年的三月八日,正当我准备搬家,一大早起来收拾什物时,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那是六点二十分,他说:“王愿,你爷爷没了。”他说没了,我其实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但是我又不相信这是真的。爷爷这么多年身体一直不好,我们早有心理准备。然而这么多年他凭着对生活的执念挺了过来,过年时气色也好,吃得也多,怎么会一下子就没了?直到我在殡仪馆见到爷爷最后一面时,他穿着老衣躺在那里,我真的绝望了,他走了,再也醒不来了,家里从此少了那个我熟悉的蹒跚的身影。这便是死亡——我二十四岁亲眼所见。


    回到家中,不再烟雾缭绕。爷爷终于变成了墙上的一张黑白照片。奶奶在新居里一个人生活。忙忙碌碌的侍弄花草,健身看书。她真是坚强,保持了新居中如爷爷在世时那般的有条不紊。可我再不会吃到那延续了二十四年味道的菜肴。我仿佛是做了一场甜蜜又温暖的童年的梦,一觉醒来,发现依然是那个残酷而冰冷的现实。我是处在人生夹缝中的迷茫青年,这年纪令人尴尬极了,不断的失去曾经拥有的,却什么还没有得到。

    爷爷带着我的童年走了,我也成年好久了。又快到新的一年的三月,我缅怀我亲爱的爷爷,也缅怀我逝去的青春。

  • 我那天晚上做梦,见到我蓝色的床变成了大海,本来趴在我身边睡觉的熊被大鱼吃掉了。

    隔天上午去学校,一路上都在发学校旁边新建的商品房的传单,正面桃红色,背面是天蓝色。就想做个拼贴了。

    韩博说像韩国儿插。。。。。。。。。

  • 我上半年考GET的时候画的,那个时候看见英语书就想吐。总是半夜就是想画画。图省事就画了几张丙烯的草图。

    后来觉得这样就挺好的,不想在弄成油画的。原来走火入魔什么都想弄成创作毕业。。。

    这个是今天晚上才改好的。其实想画成个有点系列的东西,结果弄的自己很没有兴趣。就这样吧。

  • 蜂花香皂

    2009-11-18


    我很喜欢蜂花牌的檀香皂。小的时候奶奶就很喜欢用。“香味文雅”我觉得是“香味慈祥”。缓缓的,很柔和的感觉。我觉得这个牌子的包装是我在市面上见到最好的,这么多年来它自觉的抵制着现代的庸俗包装。仍然保持这那份复古,文雅,悠然的感觉。于是我完全用它的包装材料做了这个拼贴。我原来是用的白底,接受宫煜伟的意见改成黑底。

    那会儿,我想到了常玉。

  • 化妆品的神话

    2009-11-18


    好像每个女孩都对买化妆品很感兴趣。也不可能不感兴趣。只要她想变得更漂亮更有自信。化妆品也正在完成着这个神话。所有的化妆品广告都在为每一个爱美的女孩做各种你想得到的保证。我当然也是其中一员。那天早上我起来洗完脸,站在镜子前涂乳液——我的蜜桃乳液,水润功能的。我不禁想好好看看之后我是否真的有什么变化。我能有什么变化,变成一个桃子吗?之后我就画了这个东西。其实我接下来要做成版画

    拍的不清楚,但是我本来就是一个懒得出奇的人。现在都两点半了,我明天还要起来上课。就这样吧。和我设想的感觉很不一样,我印了十张。废了3张,毕竟不专业啊。现在看起来很复古的感觉,还有种很水的感觉。就这样吧。真的很原来想的一样的话就真成了广告了。我喜欢做版画就是因为我总是被它震惊,我很难真正预料到结果。

  • 小熊和旧书

    2009-04-25

    分类:闲来读书

    星期五去二府庄旧书店买的书。其实在旧书店买书才真是淘宝。可以找到很多老版的书。那个时侯的书籍装帧给人一种必须要郑重其事的收藏这本书的感觉。

    还有一些以后再发

     

     

  • 2009-03-06

    分类:家里的事

    我用我满手满脸的伤痕去爱你,换来的只是你迷茫的眼神

    吃吃喝喝,跑跑跳跳,朝去夕来

    这是我们唯一的相通——各得其所

  •  
     

       

    刚刚写好的的日志。一下子又死机了。同样的话我只能说出来一次。就好像在饭桌上像爸爸妈妈说一件事情开了好几次头,但是一直又没有人听我说。两个人自顾自的聊着。那就算了。说说当下好了。下次再发日志的时候再说肉麻的话。先看看老文章吧,这是《读书》上的。大概发表在长短书上,我想

     当一种美,美得让我们无所适从时,我们就会意识到自身的局限。“山阴道上,目不暇接”之时,我们不就能体验到我们渺小的心智与有限的感官无福消受这天赐的过多福祉吗?读庄子,我们也往往被庄子拨弄得手足无措,有时只好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除此,我们还有什么方式来表达我们内心的感动?这位“天仙才子”他幻化无方,意出尘外,鬼话连篇,奇怪迭出。他总在一些地方吓着我们,而等我们惊魂甫定,便会发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朝暾夕月,落崖惊风。我们的视界为之一开,我们的俗情为之一扫。同时,他永远有着我们不懂的地方,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永远有着我们不曾涉及的境界,仰之弥高,钻之弥坚。“造化钟神秀”,造化把何等样的神秀聚焦在这个“槁项黄馘”的哲人身上啊!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   

        先秦诸子,谁不想做官?“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在其位,谋其政。”“君子之仕,行其义也。”谁不想通过世俗的权力,来杠杆天下,实现自己的乌托邦之梦?庄子的机会来了,但庄子的心已冷了。这是一个有趣的情景:一边是濮水边心如澄澈秋水、身如不系之舟的庄周先生,一边是身负楚王使命,恭敬不怠、颠沛以之的两大夫。两边谁更能享受生命的真乐趣?这可能是一个永远聚讼不已,不能有统一志趣的话题。对幸福的理解太多样了。我的看法是,庄周们一定能掂出各级官僚们“威福”的分量,而大小官僚们永远不可能理解庄周们的“闲福”对真正人生的意义。这有关对“自由”的价值评价。这也是一个似曾相识的情景——它使我们一下子就想到了距庄子约七百多年前渭水边上发生的一幕:八十多岁的姜太公用直钩钓鱼,用意却在钓文王。他成功了。而比姜太公年轻得多的庄子(他死时也大约只有六十来岁),此时是真心真意地在钓鱼。且可能毫无诗意——他可能真的需要一条鱼来充实他的辘辘饥肠。庄子此时面临着双重诱惑:他的前面是清波粼粼的濮水以及水中从容不迫的游鱼,他的背后则是楚国的相位——楚威王要把境内的国事交给他了。大概楚威王也知道庄子的脾气,所以用了一个“累”字,只是庄子要不要这种“累”?多少人在这种累赘中体味到权力给人的充实感成就感?这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庄子持竿不顾。”   

        好一个“不顾”!濮水的清波吸引了他,他无暇回头看身后的权势。他那么不经意地推掉了在俗人看来千载难逢的发达机遇。他把这看成了无聊的打扰。如果他学许由,他该跳进濮水洗洗他干皱的耳朵了。大约怕惊走了在鱼钩边游荡试探的鱼,他没有这么做。从而也没有让这两位风尘仆仆的大夫太难堪。他只问了两位衣着锦绣的大夫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楚国水田里的乌龟,它们是愿意到楚王那里,让楚王用精致的竹箱装着它,用丝绸的巾饰覆盖它,珍藏在宗庙里,用死来换取“留骨而贵”呢,还是愿意拖着尾巴在泥水里自由自在地活着?二位大夫此时倒很有一点正常人的心智,回答说:“宁愿拖着尾巴在泥水中活着。”   

        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你们走吧!我也是这样选择的。这则记载在《秋水》篇中的故事,不知会让多少人暗自惭愧汗颜。这是由超凡绝俗的大智慧中生长出来的清洁的精神,又由这种清洁的精神滋养出拒绝诱惑的惊人内力。当然,我们不能以此悬的,来要求心智不高内力不坚的芸芸众生,但我仍很高兴能看到在中国古代文人中有这样一个拒绝权势媒聘、坚决不合作的例子。是的,在一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中,庄子是一棵孤独的树,是一棵孤独地在深夜看守心灵月亮的树。当我们大都在黑夜里昧昧昏睡时,月亮为什么没有丢失?就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两棵在清风夜唳的夜中独自看守月亮的树。   

        一轮孤月之下一株孤独的树,这是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   

        一部《庄子》,一言以蔽之,就是对人类的怜悯!庄子似因无情而坚强,实则因最多情而最虚弱!庄子是人类最脆弱的心灵,最温柔的心灵,最敏感因而也最易受到伤害的心灵……   

        胡文英这样说庄子:   

        庄子眼极冷,心肠极热。眼冷,故是非不管;心肠热,故悲慨万端。虽知无用,而未能忘情,到底是热肠挂住;虽不能忘情,而终不下手,到底是冷眼看穿。   

        这是庄子自己的“哲学困境”。此时的庄子,徘徊两间,在内心的矛盾中作困兽之斗。他自己管不住自己,自己被自己纠缠而无计脱身,自己对自己无所适从无可奈何。他有蛇的冷酷犀利,更有鸽子的温柔宽仁。对人世间的种种荒唐与罪恶,他自知不能用书生的秃笔来与之叫阵,只好冷眼相看,但终于耿耿而不能释怀,于是,随着诸侯们的剑锋残忍到极致,他的笔锋也就荒唐到极致;因着世界黑暗到了极致,他的态度也就偏激到极致。天下污浊,不能用庄重正派的语言与之对话,只好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来与之周旋。他好像在和这个世界比试谁更无赖,谁更无理,谁更无情,谁更无聊,谁更无所顾忌,谁更无所关爱。谁更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从而谁更能破罐子破摔。谁更无正义无逻辑无方向无心肝——只是,有谁看不出他满纸荒唐言中的一把辛酸泪呢?对这种充满血泪的怪诞与孤傲,我们怎能不悚然面对,肃然起敬,油然生爱? 

  • 周原考古记事一

    2009-01-16

    分类:外出活动

    这是个大事情,我大学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参加过校际活动。这次去周原的考古活动让我感触很深。

    对于并不是这个专业的我来讲,终于见到了什么才是辛苦,什么才是在专心的做学问。这和我们吊儿郎当瞎混的美术类学生真的很不一样。

    回来以后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画画,就是尽我所能的好好画画。我还是喜欢文化遗址。

    第一张是我站在龙山时期的地穴窑洞的前,是第一天刚来的下午,大家都走了,回去吃晚饭,我自己给自己拍了张合照。

    第二张,徐天进老师在给我们讲解。这个遗址是发生过事变的。一进门,地上身首异处的人骨,被打碎的陶罐,这些都被考古队的队员认真记录下来。五千年前的谋杀案?

    第三张,我在白亮的M里,和雷少一起用手铲清理馆板上的淤泥。淤泥是个好东西,馆板的纹理保存的很好,侧板塌下来倒在底板上,我们的发现。其实我是瞎认真。

    第四张,钟当宣在火田(火田tian)田润的坑里。他是工地上我见过的做的最细致的人。勺子筷子牙刷都上了。田田是博士,不太会说中国话。

     

  • 我有小猫了

    2009-01-15

    分类:外出活动

    上个星期和学生一起走过方新村,也是吃完饭到处溜达。沿着路到了村子的另一个出口。左手边是一个很小的所谓家具市场,其实只有三家店。右手边是一个小小的麻将馆,里面坐满了人。路上当时没有人,自行车也都停在路边。下午六点。一只猫站在路中间。很肥的猫咪,一双石青(三青应该是)的眼睛,细长的瞳孔。最让我吃惊的是这只猫是个扑克脸:一半黄一半黑,刚好从鼻梁中间分开。身上倒是黄黑色掺杂着没什么特别的长毛猫。我蹲下来逗逗她,她转身便走了。麻将馆门开了。老板说要是喜欢那只猫可以送我一只她刚生的小猫。

    于是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我有了现在这只猫,深棕色的绒毛,黑色的头和四肢。像熊。而且也是圆滚滚的。眼睛是蓝色的。就叫她小熊。

    把她带回宿舍的第一个晚上我差点失眠,我一直再考虑我要怎么把她送回去。我不习惯照顾别人,更不要说是一直刚刚断奶的小猫。她喵喵的叫着睡着了。一点东西也没有吃。我得到的建议几乎全都是扔掉她。但是我大脑一片空白的最后留她下来,给她买猫粮和猫砂。回来就把它抱在手上。她那么小~

    今年我干了很多任性的事情,不知道反叛常规能得到什么~

    “走错一步就会失去很多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 开博

    2009-01-15

    分类:外出活动

    我写了那么多的无聊文章之后都被堂而皇之的放到qq空间里。而被整理了半天的国学课笔记竟然被屏蔽了,我大郁闷~我是最后一个对QQ空间表示失望而放弃的人。决定以后再也不到那里去写日志了。决定开博了。决定爱看不看了。怕麻烦的我总是弄很多让自己觉得很麻烦的事情,最后郁闷中